首页 > 百科

Craftsmanship inJEWELRY隽永工艺,镶嵌真我 周大福2014名贵系列独具匠心

如同今天人们追寻暹罗古迹,虽跨越千年,依然充满敬慕,获得生生不息的感动,卓越巧思的工艺呈现和才华丰沛的创作,也会让一款关于珠宝的记忆,在时光的流传与文化的怀想中,长久地带给未来、带给后世子孙可以佩戴和触摸的感动。


如同今天人们追寻暹罗古迹,虽跨越千年,依然充满敬慕,获得生生不息的感动,卓越巧思的工艺呈现和才华丰沛的创作,也会让一款关于珠宝的记忆,在时光的流传与文化的怀想中,长久地带给未来、带给后世子孙可以佩戴和触摸的感动。

伫立暹粒,感悟静好岁月历经沧桑后,砖石堆叠起来屹立不倒的那一份隽永安详,感悟藤蔓缠绕、千年如昔,丛林环抱秀美村庄时那份质朴温柔,感悟参天古榕顶天立地枝叶婆娑拥抱阳光时的斑斓磅礴……



周大福2014年high jewelry的工艺呈现,无法不从这灵感丰沛之地获得启发,在制作珠宝的过程中,撷取那些古老岁月留给珠宝镶嵌艺术的珍贵传统,这也是周大福一直以来就致力保护和传承的传统。暹粒大自然那生命蓬发、生生不息的景象,也必将催发2014 highjewelry 在技艺和灵感方面,诠释全新突破。

经典爪镶:传递文化敬意
去博物馆或拍卖会观摩一下那些琳琅满目的古董珠宝、珍藏版珠宝,就会发现,“爪镶”这种珠宝镶嵌工艺中的“基本款”,真可谓无处不在。皇族贵裔、世家名流、新贵旧富、中产之家的传家宝……无论多么难调的个人品位,在传世珠宝领域,都很难对“爪镶”这种历经岁月洗练出的经典工艺说“不”。





这种现象当然是由珠宝行业的自身特性所决定。要使珠宝能为人所佩戴,镶嵌技艺不可避免地就会成为工匠技师们的重要选择。而在那些源远流长、至今已成为传统的珠宝镶嵌技艺中,以数只金属小爪紧紧扣住宝石的“爪镶”,作为一种久经历练的工艺,始终在为无数名师和顶级珠宝商所采用。





“爪镶”工艺作为备受大师青睐的“基本款”,可以毫不喧宾夺主地让人们更大限度地感受到宝石本身所拥有的光芒和品质,取得凸显主题和重点的效果。越是高贵珍稀、切割精湛、风格卓越的宝石,在“爪镶”工艺前越容易彰显出自身的特质和美感。贵重金属“爪握”和烘托下的宝石,也更容易让人们看它所代表的独特与灵性。这种传统工艺在烘托宝石观赏性和美感方面的优势,不免让人想起清朝戏剧家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对那些天生丽质的女人的妆容建议,越是“肌白发黑之佳人”越无需“花藏叶底,月在云中”似的让满头珠翠、繁复修饰把自身的天然美态给遮挡了。

细节鉴赏:
面对高棉瑰丽多姿的文化遗产,设计师精选27.65卡椭圆弧面碧玺作为主石来实现创作理念,“爪镶”这种传统镶嵌工艺亦随之为设计师采用,从中可以感受到设计师希望以一种最贴切和基础性的工艺语境,来传递对珍贵宝石的敬意与尊重。




「暹粒.璀璨光映」周大福2014 名贵珠宝系列—The Chant / 韶华之颂 项链

柔和包镶:玩转弥新情致

历数珠宝镶嵌的工艺传统,“包镶”自然也是根基深厚的工艺之一。这种用金属边将宝石边缘围住、固定起来的工艺,尤其适合展露那些以“面”取胜的宝石之美。对于那些拥有异形边缘富有天然意趣的宝石,包镶也能以金属边的“线描”去勾勒出一种远离标准化的工业文明产物的古朴意趣。

大粒宝石切面的“包镶”,对于珠宝技师们来说,都算不上是一种别具高难度的技术。这项工艺所代表的,更多的是需要制作者那份经验转化成的耐心诚恳、踏实精细的制作态度。对于今天那些接受过传统和现代多元训练的珠宝设计师来说,工匠们以小铁锤和小钢凿用心完成的“包镶”,早已超越了当初这门工艺对牢固性的原始追求,它已经成为一种可以与设计理念匹配互动,灵活地为珠宝创意提供支撑的重要元素。




郑志刚先生设计手稿

“包镶”的手工趣旨,既可以让人们去体认和回味一种早期金匠银匠穿街走巷停留在市集或村落为人们打造或修改珠宝的淳朴亲切,也能让人想起皇家贵族以贵重金属“画框”来镶嵌“大面积克拉”时的盛大庄重。一种源于传统的工艺手法,在“有料”的设计师那里,永远不会只是玩出简单的复古与怀旧,沦为匠人趣味的重复。它能够巧妙地呼应设计观念,而不是肤浅地在为传统而传统中,以伪风雅来掩盖创造性的贫乏。

细节鉴赏:
名贵系列珠宝中的“包镶”,以或大或小形态自在随性的精巧,守护着一个个宛如村寨悠闲散落的棕色钻片(brown diamond slice),每一毫的弯曲与捏合,都是在用心地去展现那种对于简单自由、浪漫从容的人性之美的爱慕与坚守。


「暹粒.璀璨光映」周大福2014 名贵珠宝系列—The Zephyr / 逍遥清拂 项链
 

钻晶镶嵌:点亮全新视野
梨形、水滴、枕形、正方、椭圆、玫瑰切割、八心八箭……高精的切割工艺,在今天已经可以做到让宝石的造型与自身的光学效应得到几近完美的发挥,并使之成为符合珠宝设计师需要的理想之物。一粒粒未经镶嵌的光芒宝石、耀眼名钻,等待着精湛的镶嵌技艺,去将它们排列、组合、连接成一款款能打动人心的传世佳作。





对于懂得追求珠宝内涵的设计师,真正意义上的珠宝作品,其价值也不在于材质的堆砌,而是如何将宝石的气焰升华为富有艺术性和传世性的神采。由此,我们会看到充满全新视觉体验的宝石与钻石的组合混用,看到更深邃和富有灵性的对光泽的把握,看到独辟蹊径底蕴丰厚的对材质物理性能的把握和使用——如同运动员在比赛时追求夺金和刷新纪录,是一种精神上的能动。对设计师而言,在设计中融入全新的工艺极限挑战,也是一种自发的能动。





以能够超越时空精湛工艺,赋予每件制作独特而持久的生命力,锲而不舍地寻求它们应有的完美极限——这也是拥有超过4000年传统的珠宝镶嵌工艺,留存给人们的最本质的工艺精神所在。这种追求,不仅能让设计师打破材质的约束,点亮全新视野,也能让设计师以创造性,为珠宝打破时间束缚,带来更广阔的艺术升值空间。

细节鉴赏:
柬埔寨洞里萨湖区的古朴率真,催生出精湛的钻石与水晶结合的镶嵌。对于拥有超过35 年丰富经验的工匠,提出了极高的挑战,镶嵌小巧弧面碧玺及干邑钻片,以及在水晶片上钻孔,稍不留意就会令水晶破损,正是这样的极限,让工艺价值获得超越性的展现。




「暹粒.璀璨光映」周大福2014 名贵珠宝系列—The Halcyon / 凝静光粼 项链/ 手镯

© 2019 周大福珠宝金行有限公司版权所有粤ICP备09109778号
周大福(股份代号:1929)·香港主板上市公司